王聪:我曾经借遍市面上所有的小额贷

首页 > 文化 > 正文 2022-03-29

发表自话题:只借5000的安全小贷

7月初,王聪来到北京“见老朋友”,天气比他的老家厦门还要热。

这位曾经的比特币存钱罐创始人已经在币圈消失了3年。3年,比特币价格又翻了30倍,圈子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但对于王聪而言,“还钱”是他过去3年的人生关键词。

2014年4月,王聪创业“比特币存钱罐”。2015年初,网上发起过“比特币加密数字货币年度十大风云人物粉忠评选”,王聪排在赵东后面,占据评选结果的第三。

那时他一定没想到,此后的5年里,他将背负近500万元债务。

创立不到一年,存钱罐因3000多BTC被盗关闭。王聪说他度过了一段“不堪回首”的日子。

“监守自盗”、“卷钱跑路”、“有钱不还”.....事发后,这些质疑让他成为当时币圈的众矢之的,人人齐声讨伐。

面对质疑,他在厦门的一个咖啡馆里,和7名用户代表确认了一纸还款协议。从那年5月开始,每个月的28号,都是他履约的日子。

为此,他卖了车,上朋友的公司打工,用过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小额贷。这位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创业者一度被生活压得踹不过气。

(王聪创立比特币存钱罐前的照片)

成功者赢得金钱与声望,失败者无名消失,现实中的丛林法则在币圈更是如此。

币圈三年的天翻地覆里,穿越数次牛熊的早期创业者们,如今或成为行业大佬,或借着去年的火爆行情实现财富自由;更有孙宇晨这般后入场的90后开始崭露头角。

王聪想过重来,但当年发生在他身上的数字资产被盗案仍是他心头的一根刺。黑客、漏洞、数字货币被盗,这根刺在行业变化的3年里未曾拔除。

存钱罐事件只是国内比特币历史沉钩上的小故事,主人公王聪还在还钱。信仰泛滥、信誉缺失的当下币圈,总有一些东西应该被留下。

超3000比特币被盗 比特币存钱罐倒闭

“监守自盗?”

听到这四个字,王聪抬起头,眼神更加聚焦,聊天时平缓的声音稍稍抬高,“我没有做过,这是扪心自问、问心无愧的事情。”

比特币存钱罐关停的三年后,在北京西城区一个咖啡馆里,身着黑色衬衫,将身体陷在沙发里的王聪,如此回应外界当年对他的质疑。

2015年2月18日(农历大年三十)的凌晨1点21分,比特币存钱罐(以下简称“存钱罐”)官方微博对外发布说明文章称,存钱罐从2014年10月开始,被盗多次,损失超过3000个BTC。

用户李成(化名)曾经在存钱罐存了5个比特币,他对当年的情景印象颇深,“大年三十早上起来发现网站关停了,你说这年过得多恶心。”

文章立刻被大范围转发,“垃圾”、“狗屎”、“骗子”,和现今币圈出现的类似事件一样,骂声蜂拥而至。

最让大家难以接受的是,按照文章所述,黑客从2014年10月就陆续盗取存钱罐的BTC,但存钱罐官方在次年2月损失超3000个BTC才公布。

而今想起来,王聪承认是他的疏忽,“对我们的安全过于自信了。”

存钱罐正常运营时,王聪曾对媒体表示,团队对安全很重视,“防止SQL注入、XSS攻击、CSRF攻击”一应俱全,用户访问都会做SSL加密,每次登录都会发邮件通知用户登录的时间和IP地址。为保证用户资金安全,存钱罐“服务器上的热钱包不存储比特币”。

问题恰恰发生在服务器上。说明文章中显示,黑客在6月30日入侵、修改存钱罐的服务器托管账号密码,在修改root密码后获得了服务器的控制和管理权限。此后的7月2日晚间,黑客下载了服务器上的比特币钱包文件。潜伏3个多月后,开始陆续盗取存钱罐内的比特币。

王聪发现过服务器被入侵,应对的手段是更换服务器,“我以为问题解决,却没发现黑客留下的一个后门。”

潜伏着的黑客直到10月才开始行动。王聪回忆,那段时间他忙于出差,公司新来的安全人员并非做区块链安全出身,“服务器上的比特币钱包文件被黑客拿走了,只要获得了这个文件,谁都可以控制币的转账权,对这个原理,他并不是很懂。”

“当时找这个问题花了很长时间。”王聪说,这是后来他们推延说明的原因,“因为刚开始,我们自己也找不到问题在哪。”

找问题的同时,王聪还报了案。他说,厦门市公安局主管网络的网监处回复他无法立案,“说比特币没有一个公允价值,而且我们的服务器在日本,更难处理。”

说明文章在解释“为什么到现在才公开”时称,“团队经过多次联系沟通和准备材料,终于在2015年2月16日在律师的协助下得到可以立案的答复。”

这样的解释,未能被用户接受,存钱罐关停了。

卖车、打工、借遍小额贷还债

网站关停后,用户找上门,维权谈赔偿。

2015年4月21日,王聪在一家咖啡馆见到7名用户代表,8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,“气氛倒没有那么剑拔弩张,关键是解决问题。”

桌子上摆着两台电脑,双方谈了一天,写下了一纸赔偿协议,当时比特币价格1200元,按照约定,比特币兑人民币汇率锁定在1500元人民币。

至此,存钱罐的倒闭让王聪走上了5年的还债之路。

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,王聪什么也不想干,“电话不想接,饭也不想吃,躺着在床上,觉得失去了精神支柱。”这个支柱仅支撑了他一年。

回过头看,2014年是他的人生转折点。出于照顾家人的考虑,“北漂”近十年的他回到厦门,创立“比特币存钱罐”。

此前一年,比特币价格爆发前夜,王聪买入了第一笔比特币。数学系毕业的他觉得这个用数学算法创建的货币很酷。

2013年底,比特币价格破1000美元,各种基于比特币的金融衍生品出来。王聪将它的存钱罐定位为“国内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存取款完全程序化的银行”。“当时市面上只有李笑来的Bitcoinsand,相似竞品并不多。”

据官网介绍,在比特币存钱罐存款每年的利率大约为5%。利息来源于无风险套利,当时国内网站以及国内外网站间都还可以搬砖赚钱,这也是存钱罐的付息来源之一。

网站关停前,存钱罐上的注册用户近两万人,刨除一些理财行业中的“羊毛”党,真实用户大概近一万人,“2014年,中国全部的比特币持有者也不过几十万人。”

如果不是“黑客盗币”事件,迎接王聪的也许将是更加璀璨的人生。

白纸黑字签下的赔偿协议等不了人,每月的28日,是王聪约定好向152名用户打款的日子。一个月他最少要还1万6千块钱。王聪卖了车,还了最初的一些债。

背负债款,他两度创业,什么火就做什么。第一年搞了个O2O的水果电商,第二年又做了个游戏公司,可都没什么起色。

重新创业那两年是王聪压力最大的时候。拿着投资人的钱创业,他每个月给自己开的工资是1万元左右,这些钱没法支撑他履约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小额贷、信用卡、朋友借款,成了支撑他还债和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,“基本上市面上绝大多数的小额贷我都试过。”

后来,他去朋友的公司做产品总监,待遇不错,这段工作让他调整了状态,债务上也有所缓解。

这三年,王聪每个月都在还钱,很少中断,“除非那几个月真的比较困难的时候,也不叫中断,只是少了一些,我会和债权人商量。”王聪说。

李成每月都能收到王聪那方打来的补款,“不多,一个月不到30块钱。”2017年底,他仔细查了一下,发现少还700多元,用联系过王聪,“他回得也不是很及时,后来还是出现了,跟我兑了下账,按他的算法,又补给我100多块钱。

李成倒不是在乎那点钱,但每月到账时,还是会让他想起当年发生的事儿,他觉得这是一份约定,需要对方执行,“最近好像感觉账又不对。”但他也没再找王聪

蜂巢财经向王聪反馈此事,他说,他会回去查一下。

王聪说他很感谢这些用户,签订协议后,就很少有人来打扰他的生活,甚至还有用户偶尔给他些鼓励,让他再坚持一下。

币圈离钱近,代投跑路,交易所跑路,项目方跑路,在当前的生态里,已经不是稀罕事。即使是在存钱罐的那个时代,这也并非没有。王聪没有想过跑路。

“跑了可能暂时会逃避这个惩罚,但其实你的日子长期都不舒坦,还不如直接去面对,只要你面对,这个事情总有终结之时,我是这么理解的。”

上门追查可疑对象

即使按月还钱,盗币的事儿始终让王聪耿耿于怀。他多次复盘整件事情,专门做过笔记,想过追回这比币,赵东曾经帮忙做过一个丢币的路径流向,令他感激。

事发后,存钱罐曾通过各种渠道征集线索。王聪甚至还去了一个怀疑对象的家里,但最终发现不是这个人。

王聪说他始终有一个怀疑对象,当时有人搞了一个比特币交易平台,该平台的价格长期比别的价格低。有人向他爆料,称这个团队的人会在私底下卖他们盗来的比特币钱包数据。

王聪用他的小号跟对方聊,证实了那边确实在卖这些东西,对方成为重点怀疑对象。但由于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对方卖的就是存钱罐的数据,追查变得非常困难。

今年3月,王聪曾找到也在厦门办公的慢雾团队,这是一家知名的区块链安全公司。但对方告诉他,由于时间太过久远,很难追溯。

慢雾对蜂巢财经证实了此事,“早期行业大家都是比较懵懂,对安全风控这块的话很重视但是也很难体系化。”

复盘整个项目时,王聪认为,存钱罐的模式存在一定的风险,“理财这个功能其实是要拼规模的,因为它的收益其实并不高,但承担着很大的风险。你托管着用户的资金,一旦出事故,资金其实是很难赔偿的。交易平台还不太一样,很多交易平台也出过事故,但因为他们利润更高,周期更短,所以能够坚持下来,出事了之后,发行一个平台代币,慢慢地去回购销毁。我们利润更低,周期更长,从这上面来讲,风险和收益不太对等,这是根源。

而在技术层面,王聪认为他对安全过于自信、投入不够,频繁出差,没能每天进行资金盘点,成为项目出事的重要原因。

声明发布后,质疑中最不能让他接受的是“存钱罐监守自盗”的声音,那之后,有人认为他会跑路。

王聪外界的非议很清楚,“有些人觉得我这两年在某个东南亚的岛国度假,晒太阳,很多人心里面是这么想的。”

王聪介意不了那么多,只能用还钱证明他还在,没有跑路。

2017年年底,比特币创历史新高逼近2万美元,全球加密货币市场总值更突破6000亿美元,十倍币、百倍币频出,市场一片欣欣向荣景象。这些都刺激着王聪的神经,回来的想法不断冒出来。

事实上,比特币被盗事件发生后,王聪基本上和这个圈子断了联系。“出事了以后,有些人急着撇清关系,有些人大肆攻击,不过我觉得都能理解,这就是人性嘛。”

而做电商水果与游戏公司的经历亦提醒着他,其实他并不擅长做其他事,最有感觉得还是数字货币,尽管这件事曾经让他跌入深渊。

数字资产被盗始终是持币者心头挥之不去的隐忧,为此吃了很多苦头的他深有体会。

王聪想在未来做一家去中心化的交易所,“我还是希望能做一个就是让投资人、用户、团队和我自己都能够睡得着睡得香的一个项目,而不是整天都活在随时像定时炸弹一样可能爆发的恐惧下,我不想再做那样的项目。”

但想早点还清债务的想法始终压着他,他想把当年签的协议上规定的法币先还清,“在此基础上,如果我还有能力的话,能给当年的用户一些补偿。”

为方便交流,请加蜂姐(号:fengchaocaijing),拉你进入“蜂巢财经反割联盟”,定期组织嘉宾分享,交流行业干货。

标签组:[王聪

上一篇不审核直接放款5000 不查征信能借的贷款

下一篇我从随手贷借了40000元,手续费和我要了7200元,说今天

相关阅读

相同话题文章

推荐内容

热门阅读